廣東省經濟學家企業家網

2020 年 12 月 22 日 星期二
首 頁 > 經濟評論

周其仁:中國經濟已經飛起來了,但更危險了!三大問題需要解決

2020-12-14 14:38:57 廣東省經濟學家企業家網 閱讀

timg.jpeg

差不多兩年前,2019年的1月,海聞老師在中國經濟大講堂做過一個講座。他的題目就是中國經濟的起飛。今天很高興參加第二十屆中國經濟學年會,我特地選了起飛這個題目做進一步的討論,也就是借這個機會,對海聞老師花了很多心血建設這個共同體表示敬意和感謝。

 

題目當中這個起飛,有很高的辨識度。因為在這個研究經濟增長發展的領域當中,只要講到這個概念,就會想到羅斯托。羅斯托是一個充滿爭議,同時影響非常大的經濟學家。他是俄羅斯猶太人的后裔,移民到美國以后,是耶魯的高材生,后來又去了牛津讀了碩士,又回到耶魯讀博士。二戰期間,他被美國戰略情報局聘用,根另外一名經濟學家用他的專業知識為反法西斯服務,主要研究怎么轟炸德國,可以盡快贏得勝利。當時的結論非常有意思,轟炸石油設施而不是交通樞紐,對法西斯的失敗影響會更大。用的辦法是經濟學的基本辦法。戰后他在很多名校任教,研究經濟史,經濟思想,因為他推崇發達國家要對發展中國家進行援助。所以就被約翰遜和肯尼迪政府兩屆美國總統征用,成為白宮的決策人物之一,他引起爭議最大的是推動越南戰爭。主張對越南大規模征兵并且轟炸北約的南部。越南戰爭結束,肯尼迪下臺后,所有學術單位都不再聘用他,因為美國的反戰情緒已經達到二戰后的制高點。最后他是在奧斯汀,在江森設置的學校任教,給了他幾十年靜心研究學術的機會。

 

他這個起飛的思想,是1958年應邀在劍橋的一個講座,提煉出的這個起飛理論。58年做了講座,60年出版,題目就叫經濟增長的階段。這本書我想我們學術傳統當中,不會因為一個人物而廢除他的言論。但是他提供的思想,可能還有某種借鑒性。羅斯托的增長理論,特別是起飛理論,比較可取的是,他把整個經濟發展看做一個長期的過程,不是一個簡單的函數可以描述和概括。既然是個很長的過程,他就可以分為幾個階段來研究。其中最關鍵的階段,是傳統經濟。傳統的特點就是靠自然資源,聽憑天命,而不能主動地運用科學和技術。那么等到什么是起飛呢,就是開始把科學革命的結果,主動的大規模地有意識的運用到經濟活動中去,改變要素投入的比例,大幅度提高經濟成長的水平,提高人民福利。

 

他認為從一個傳統經濟走向傳統經濟,最關鍵的是要有一個加倍的努力,要有一個加速度。他從飛機起飛當中得到了啟發,飛機起飛需要有個瞬間的加速度,沒有足夠的加速度,地球引力是不能被抵抗掉的,飛行是起不來的。起飛階段是經濟增長當中非常關鍵的因素,他根據歷史經驗,概括了三個條件:

 

第一,投資占國民經濟的比例,要5-10的投資率。因為如果沒有5-10,按照當時的資本產出率,經濟增長不會超過3,如果不超過3抵消不了人口增長,抵消不了人口增長,經濟總量雖然擴大但是人均所得沒有持續的顯著提高,那就不能叫做現代經濟增長。增長定義就是人均水平持續顯著的提高。

 

第二,就是主導,經濟增長既然是個過程,它會在一些領域一些部門,率先發力,然后它會傳導到其它部門去。這種擔任引擎,擔任往前沖的部門,要有明顯的增長效果。比如英國早年的紡織業,美國的鐵路建設,德國的化學工業等等。這是他第二條要形成經濟主導部門。

 

第三條很重要,這也是羅斯托跟其他經濟學家不同的地方,因為他把多數經濟學家處理不了的科學技術、創新、冒險的企業家精神,納入到他對經濟增長的分析當中,他認為第三個重要條件形成了生機勃勃的企業家階層。企業家階層進行冒險,進行創新,才能把技術逐步地代進經濟過程。他認為這三條符合,經濟就實現起飛。一般起飛要持續二三十年,然后趨向成熟,趨向大眾高消費,趨向高品質的生活。這大概是羅斯托經濟理念的主要特點。

 

他的長處,我剛才講了,就是看到過程??吹竭^程不是均勻連續的變化,它中間會有驚險的中間有跳躍,會有一些非連續的變動。你看人從爬行到直立他就不是連續的,他不可能慢慢慢慢站起來。從傳統經濟到現代經濟,有類似的過程他用起飛來描述。這個理論,海聞老師在兩年前的講座里大概也是用這個框架介紹中國經濟的發展變化。他當時有個很重要的結論,說中國這個飛機非常大所以起飛的時間長,第二呢,起飛以后,需要持續的時間也要更長,才能走向高度的成熟。這是兩年前海聞老師的結論。

 

我想在海聞老師的論點基礎之上,再做一些進一步的討論。比如說,羅斯托認為中國經濟的起飛始于1952年,因為中國完成了近代以來統一,然后工業化,然后形成強有力的帶動部門,投資率包括當時蘇聯的援助,顯著超過了10%.同時呢,有一個非常負責任的從事計劃經濟活動的行政部門,指揮部署中國的經濟增長。如果按照1952年起飛,二三十年的持續發展,到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中國起飛就已經完成了。

 

但是我們所有研究中國經濟的人都知道,中國不算實現了起飛,雖然投資率高于5-10%,也形成了強有力的先導部門,主要是重工業部門,但是中國整個結構的特點,還帶有傳統經濟的特征,80%的人口在農村,分享的國民所得只有二三十,所以農民極其貧困。農民的貧困就沒有購買力來消化工業品,所以工業的增長也沒有厚實的內需的基礎,同時技術包括電力,七八年我們還有很大比例的無電人口,這方面我非常推薦我的同事張維迎老師的一篇網文,叫做《我所經歷的三次工業革命》。

 

張維迎1959年出生在陜北的一個農民家庭,當年一直到他上大學,沒有電。衣服是媽媽奶奶紡織做的,從來沒用過電話。村里唯一的鋼是鐮刀的刀刃。家庭的鐵都非常少。更沒有內燃機其它一切配置。當時中國還沒有義務教育制,很多不識字的人口,所以現代技術要擴散,基礎條件也不具備78年不能看做起飛完成。78年往后30年,中國的起飛是否實現?我想從2008年來看這個問題,分歧是會很小的。從2008年來看,中國經濟已經持續幾十年的10%的高速增長。10%以上的高速增長意味著投資在30%左右。假定資本產出率是3%左右的話。這樣的高速增長,強大的帶動部門,非常重要的是,在城鄉之間有了新技術擴散的條件,文化、教育、訓練,各地的競爭,都對這個過程起了作用。所以2008年,科斯用他的諾貝爾獎金,請了大概50位中國的企業家,地方官員經濟學家到芝加哥開會慶祝紀念中國改革開放30年的時候,中國應該說飛起來了,因為次年中國就成為全球經濟第二大,再過一年,中國就成為出口第一大,再過兩年中國就成為進出口第一大和工業產能的第一大。

 

現在我們轉到羅斯托理論的薄弱環節。羅斯托理論的薄弱環節,在我看來,對起飛后的研究不夠。也許他的注意力都放在怎么讓第三世界實現起飛,實現從傳統經濟走向現代經濟最關鍵一躍。但是對飛起來以后的經濟,他無論借用的飛行器的模型,還是對經濟增長后面幾個階段的概括,顯得是一帆風順的,起飛后就會走向成熟,成熟后就會走向高消費、大消費,然后推進到高品質增長。

 

中國的經驗證明,特別是2008年以來的經驗證明,飛起來以后的挑戰,可能比起飛還要嚴峻,飛起來面臨的問題,比起飛以前還要復雜。你看我們從2008年,當然是美國金融危機的傳染。但是你也可以問啊,為什么87年美國這么大的金融,一天道瓊斯為什么可以掉到500點這種沖擊,大多數中國人沒有感覺,那是因為中國開始開放進入國際市場。中國的高速增長是跟開放息息相關,但是倒過來,外部的所有波動就會對中國經濟構成沖擊。所以你看08年的沖擊,09年我們就是4萬億。這是應對沖擊的反應。4萬億本身要帶來帶來大量的過剩產能需要后面的措施。08年以后我們認為經濟穩定在中高速,會進入當時非常流行的一個說法“新常態”,后來證明不是常態,還是一個經濟變動的時代。后來發生過好多時間從08年以后,四萬億有四萬億的后果,金融市場股災,不同的部門,然后我們再看到雖然我們經濟體總量非常巨大,但是分布極不平衡。不可持續的問題,一直懸在頭上。難度在什么地方呢?難度是經濟已經飛起來了,高速度帶來所有參與者的很高的預期,這時候如果速度再發生變化,經濟再發生變化,那么對整個經濟主體的主體心理、行為的影響,比沒有飛起來之前還要嚴重。

 

你看我們的新常態沒有維持住,以為再低一點,5-6的增長應該可以穩住吧,然后就是中美貿易戰,然后就是前所未有的新冠疫情,這些都有偶然因素,但加到一起,跟日益進入開放流動性極高的經濟基本狀態,它是有內在關聯的。所以我們應該著重討論,起飛理論以后這個經濟怎樣持續穩定。

 

這方面我看過飛機發明的故事,可能羅斯托都沒有很注意飛機的發明,其實是起飛后的問題大。萊特是飛機飛行器的發明人。其實萊特之前很多飛機都飛起來過。1896年德國有一個發明家叫李林塔爾,他把滑翔器飛起來過2000次。他最后摔死了。原因是飛機起飛后不能維持平衡,在不同風向的壓力下,最后飛機失事,摔斷了脊椎次日死亡。萊特是聽到了這個消息,啟發他們對飛機發明做工作的方向。萊特兄弟是經營自行車的,當時開了家自行車店,對自行車的熟悉,讓他明白不是飛機能否飛起來,而是飛起來的飛機如何在顛簸中保持穩定平衡。自行車就是保持穩定的東西。自行車很難穩定,因為它只有兩個輪子。他是把飛機看做帶翅膀的自行車,不是飛起來而是飛起來后如何在猛烈的顛簸中如何保持平衡。這個對我們研究經濟會有類比類推的啟發性作用。中國經濟毫無疑問已經飛起來了,但是飛起來后面臨的挑戰,我的看法大概有三個方面:

 

第一個方面來自開放經濟,窮國與富國之間的關系。這個問題從古典經濟學家就開始研究,從大衛·休謨就開始研究這個問題,斯密。這兩個人都是蘇格蘭人。蘇格蘭是落后地區,英格蘭是發達地區。合并以后,里面有個緊張關系。英國當時遠不如西班牙發達后來是不如荷蘭發達后來跟法國較勁,所以最早一代的政治經濟學家,他是在這個視野當中研究經濟問題的,他們都不是狹隘的蘇格蘭佬兒,僅僅說研究我這塊怎么富裕。他們是在比較當中、競爭當中看這個問題。其中一個問題就是落后的國家跟先進的國家一旦來往,這里頭會帶來很大的挑戰。你是很低的勞動成本,那里是較高的勞動收入,一旦貿易打通,某種程度對勞動力出口,那溢價定律就會發生作用,溢價定律如果發生作用,到底是收入高的階層掉下來還是低收入階層快速地漲上去呢?這里頭會引發極其復雜的沖突。直到這次中美貿易沖突。你把這個偶然因素去掉,背后的經濟問題,就是窮國富國之間的問題。其實休謨當年已經覺得制造業是會跑來跑去,他會從工資貴地價貴的地方向工資低地價低的地方走。那這個走會帶來什么影響?資本流動率總是高于勞動流動率。走了以后,原來地方的就業呢?原來地方的工作機會呢?所以你看薩米爾森到臨去世之前的這篇論文,某種程度就開始修訂李嘉圖的開放自由貿易方式。他觀察到如果后進國家和先進國家之間都在技術進步,動態技術進步引發動態比較變化,如果一方的變動率,快于另一方、持續地快于另一方,薩繆爾森的結論是一方就會永久損害另一方。所以這個邏輯背后推不出一個非常樂觀的可以無條件自由貿易的政策。這些問題對起飛以后的中國經濟的影響是非常大的。因為我們雖然總量可觀,但是在最關鍵的技術,最關鍵的領域,還落后于世界先進水平幾十年。如果國際關系持續緊張,先進技術先進知識的可得性降低,那這個飛起來的經濟要持續地飛,是困難的,何況中間還要經歷很多猛烈的顛簸。

 

第二個很大的問題,中國這個飛機是跟所有以往經濟學家研究的不同,他的體量巨大,是一架超大的飛機。它不但超大,而且內部極不平衡。你看不同階層的收入差,城鄉的收入差,地區之間的收入差,這個已經引發了注意,有很多研究。收入差是表面現象,其背后是技術的差別,是產業的差別,是觀念的差別,是科學知識的差別,這個差別是深刻的。以中國今天在不同的地方在某些問題上看法是一致的,但是如果你深入某些領域你會發現,彼此的看法比中外之間的看法還要巨大。這個挑戰也會影響已經起飛的經濟體,它在空中做所有動作的基調。因為內部有很大的緊張,內部有很大的壓力。你看我們不要光看美國有銹代,有早年的大英格蘭地區的工業現在已經生銹了,我們也有東北老工業區啊,我們也有很多當年很發達現在往下走或者停滯的(地區)。這個問題怎么處理?這些問題處理得不好,你又已經實現起飛,那挑戰是非常大的。

 

第三個問題,要維持平衡同時還要有很大的動力。你在地面運動把速度降下來就可以平穩,起飛的經濟你把速度降下來會有很大的挑戰。中國經濟要有持續強有力的動力,否則我們那些還落后的尖端部門,是沒有力量沒有資源往上爬的,同時要維持平衡,維持總量之間、金融產業之間、地區之間的平衡,這是一個難度極大的挑戰,所以這些方面的壓力和沖力并不能保證像托羅斯保證的那樣完成起飛之后,一定會走向平衡,走向高品質生活,中間還會有波折。

 

所以我們要研究這些挑戰,面對這些挑戰,爭取是我們的研究結果,對中國這架巨大飛機也包括中國以后很多第三世界國家這個機群能夠起飛做出我們的貢獻。

 

謝謝各位!


(*^▽^*)MG秘密行动免费下载 体彩排列3走势 江西多乐彩玩法 黄金棋牌网站 舟山棋牌清墩免费下载 哈尔滨麻将技巧 七星彩第四位杀号 红黑大战 万能娱乐官方网app下载 普通四人麻将 街机捕鱼安装 山西11选5号码走势 管家婆内部精选资料 湖南体彩赛车今天开奖号码 大众麻将手机免费版 舟山星空棋牌下载网址 微乐麻将怎么才能赢